首页 >> 新闻中心 >>行业新闻 >> 暴雨导致9成多小麦不合格 农民遭遇卖粮难
详细内容

暴雨导致9成多小麦不合格 农民遭遇卖粮难

  据中国乡村之声《三农中国》报道,华北平原是我国小麦的主要产区,今年入汛以来,华北大平原部分地区遭遇反常暴雨袭击,有些地区甚至发生了洪涝灾害,这给今年的小麦生产带来了很大的影响。

  今年小麦收割时降雨不断,售粮旺季洪涝灾害又影响交通和储存小麦质量。使得北方部分地区的大量小麦囤积在农户手里,卖不出去,从6月初麦收到现在已经两个多月过去了,那么,这些滞留在农户家中的小麦销售情况如何?

  按照往常的惯例,临近9月,华北地区大部分农民手中的小麦都应该已经售卖完毕,然而今年的情况却有些反常。在河北省成安县柏寺营乡南散湖村,很多村民的粮食今年一粒也还没卖出去。村民高美玲家今年打了18万斤小麦,从收上来到现在已经两个多月了,看着堆在院子里成堆的粮食,她心急如焚:

  高美玲:我种的麦子都淋了雨了,到现在还没人管了。你说这麦子该怎么办?

  记者:你先别哭,你这麦子是没人收啊还是怎么了?

  高美玲:验过了,说这麦芽,这样那样的问题,到现在这个麦子也卖不出去,日子没法过了。

  高美玲说,这段时间,她一边要管护秋粮玉米,一边还要照看卖不出去的夏粮小麦,这让她焦头烂额:

  高美玲:麦子人家都不要,去卖了人家说麦芽多,拉到那又拉回来,你说赔钱不赔?拉出去两回又都运回来,光运费就赔了四千块钱了。

  在南散湖村记者发现,卖不出粮食的不止高美玲一家,全村95%的农户家小麦卖不出去,都是露天堆放在院子里。从6月6号麦收到现在,两个多月的时间,这段时间一直是高温多雨的天气,如果再卖不出去,这一季辛辛苦苦种的小麦就要打水漂了,柏寺营乡南散湖村村民高美玲:

  高美玲:俺真是抢收的,老天爷一直下雨,真是抢收到家的,没有,也没有人来收,俺到国粮了,国粮就说俺芽麦太多。你说现在气温这么高,使塑料布蒙着,你说那小麦怎么能不坏,现在老天爷天天有雨,你说俺这个小麦该怎么办?农民该怎么办?

  随后,记者又来到种粮大户贾春平存粮的简易仓库里,看到他家的小麦情况更严重,已经生了虫子,贾春平的妻子:

  贾春平的妻子:生虫子,把小麦都吃了,都把小麦吃空了,都成了空壳了。

  贾春平是这两天才发现小麦堆里生了虫子,他说现在正是生虫的季节,气温高又潮湿,加上这样简陋的没有密闭的存粮条件,那些淋到雨的麦子都已经发霉,那么他为什么没有早点卖出去呢?种粮大户贾春平:

  贾春平:我这50万斤,今年一粒也没卖,一斤也没卖

  记者:你是因为价格问题没卖,还是因为质量确实不好没卖?

  贾春平:质量问题,有人给我验过了,粮站给我检验过了,萌芽的多,40%。

  贾春平的50万斤小麦一半超标25%,一半超标40%,他想低价卖给面粉厂人家都不要,现在生虫的小麦更难销售,那么南散湖村的小麦到底与国有粮库的收购标准有多大的差距呢?记者来到成安县粮食储备库,河北省成安县安益省级粮食储备库有限公司主任刘朝海:

  记者:老百姓送来的粮食有多少不合格啊?

  刘朝海:基本上是98%左右不合格,这里也没有运粮车,运粮车来一趟打回一趟,来一趟打回一趟,谁还敢来,没人敢来了。

  刘朝海介绍,他们这个粮库的仓容是5500吨,目前只收了86吨,比计划少收了5414吨,粮库空着,农民的粮收不上来,这么苦难的收粮情况他们还是第一次遇到。

  刘朝海:老百姓手中的粮食,他的容重达标了,但是呢,不完善粒超标,国家已经放宽到10%,但是老百姓手中的粮食,不完善粒现在在20%到30%之间,我们不能收。

  记者看到,2016年小麦最低收购价收购质价政策公告牌上显示,五等小麦不完善粒小于等于10%,而记者调查的情况是,农民手里的小麦远远超出这一标准。村民朱海平:

  朱海平:保护价1.18元每斤,现在卖1.1元的人家都不要,卖出去的,好的1.1元每斤,稍次一点就1.05元每斤。

  高美玲:你不要,但这芽麦不是我自己造成的,是天灾啊,俺们农民就指望着把麦子卖了这钱,还人家承包费,地里也得施肥,俺的麦子到现在卖不出去。

  那么,眼下面粉加工企业是否在收粮呢?在成安县当地一家面粉加工企业门前,记者看到,这里冷冷清清,几乎看不到一辆前来送粮的车辆。面粉加工厂的总经理申家辉告诉记者,现在他们用来加工面粉的小麦很大比例来自外省:

  申家辉:芽麦比例比较高,有的部分小麦没法加工,我这收的小麦都是当地最好的小麦,从外地调过来一些好小麦配着用。

  记者:从哪里运过来的?

  申家辉:从山东。

  记者:多少钱一斤?

  申家辉:拉到我们这每斤一元二角二三分。

  申家辉介绍,他们企业年加工小麦1.5亿公斤,由于需求量大,本地又收不上来太好的小麦,所以他们每天从山东调运200多吨一等粮配比使用,这也大大增加了成本:

  申家辉:成本高了,加工我们在市场上的优势也小了,要是当地小麦能用、质量好,我们在市场上竞争优势就明显。

  随后,记者又来到今年遭遇暴雨洪水灾害的河南安阳西于曹村,一走进村子,眼前的景象触目惊心,洪水冲击的痕迹依然清晰可见。在村里的粮食收购点,收购点负责人王振勇告诉记者,今年7月19号晚上8点多钟,暴雨洪水以迅猛的速度冲进了村子,当他赶到收购点的粮库时,洪水已经齐胸深,粮库里存的20万斤麦子被水淹了一半多,损失惨重,河南省安阳市彰东办事处西于曹村粮食收购点负责人王振勇:

  记者:被淹的麦子有多少啊?

  王振勇:有十几万斤吧,你卖,给人家打电话,你浸过水了,人家就不要,没人要。

  而在王振勇的另一个库房,新磨的面粉遭遇洪水后变成了硬石块,并且发了霉。王振勇给记者计算了一下,他家今年损失大约16万元钱。为了减少损失,他也曾与一些制酒企业和饲料企业联系,记然而对方给出的价格让他无法接受,王振勇的妻子:

  王振勇的妻子:有安徽、常州、新疆。

  记者:他们都做什么用啊?

  王振勇的妻子:有些是做酒、有些是做饲料

  记者:他们都给你多少钱一斤啊?

  王振勇的妻子:两毛钱已经就给你不少的利,我说最少要给俺五毛钱一斤。

  好不容易收购上来的粮食,无情的雨水却让它们成了没人收购的“问题粮食”,霉变的粮食没法食用,最好的出路是做燃料乙醇,希望当地政府牵线搭桥,帮助农民把霉变粮食卖给乙醇企业,损失能减少一点是一点。从长远来看,要减少“问题粮食”的损失,既要增加粮食烘干设备、提高农户小粮仓标准,减少粮食霉变,也要提高利用“问题粮食”的能力。粮食种出来了,如果储存、加工的产业链不够完善,粮食被浪费,粮食安全和农民增收也仍得不到保障。


技术支持: 金盾网络科技 | 管理登录